金庸小女木灵子 欲作画延续父亲的武侠世界

中国收藏网   2018-11-05 11:05:41   浏览数:
    “她把一小撮风干了的桃花,加进调好的墨中,泡出带有桃花的颜色,就以这种墨绘画‘桃花岛’。金庸武侠小说的人和事,在她画笔下有了新世界,乔峰再不是梁家仁的样子,而是从相由心生的想象中,重新创作金庸的武林。”

这是去年5月,香港《明报》策划的金庸专辑最后一篇“专访查传讷”的导语。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的生命定格在20181030日,但他的江湖传奇和武侠血脉如今或许会因为他爱女查传讷的金庸系列画作而承传相连,延续下去。

1.jpg

▲金庸和查传讷。图据新华社

从父亲口中学会讲故事的技巧

成都商报记者从2012年开始陆陆续续与查传讷进行过数次访谈,追寻其用绘画方式延续金庸武侠的传奇世界。之前她还专门给成都商报记者发来一则消息,欲了解彭州敖平镇的传统风筝制作,并请记者介绍一位老师教她制作,原因是“武侠小说中有提到这个,我要去学,去研究。”

如今,金庸仙逝,她作为大师的幺女,热爱绘画,正开始一个十年大计,以突破文学和武侠之间的创作,希望把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人和事,绘成画。查传讷的画作似乎很善于讲故事。想必也是来自于会讲故事的金庸的遗传。查传讷说,她从父亲口中学会了讲故事的技巧,“我举三个例子。一,父亲说故事忌说‘让我讲一个笑话,你听完,一定捧腹笑’。二,形容科目范畴,忌说EnglitEnglish literature,英国文学,泛指英美文学)、GeogaGeography,地理学)、中史(中国历史)。三,多看外语书,融汇贯通之后,视野自然别有洞天。”

金庸给了查传讷一个很优美的外号,叫“木灵子”,小时候的她不喜欢这名字,因为不懂,现在她却说:“我太喜欢这外号了!四个孩子之中,就只我有外号,将来我也会用这名字。”人人都说查大侠最疼这个小女儿,虽然查传讷总跟人说父亲四个孩子都疼,只不过幺女最嗲父亲。“查传讷”这个名字,“父亲取自《论语》的‘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和‘刚毅木讷近仁’,传讷是指说话安静不吵嚷。

成都商报记者曾在查传讷位于香港跑马地黄泥涌道的画室,见到过金庸给她的画题的字,“爱女木灵子初学山水居然有江南倪云林意境”,老人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2.jpg

▲金庸题字,查传讷作山水画

在画的旁边,是一则金庸题写的《洞仙歌?输赢成败》书法扇面: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且自逍遥没人管。奈天昏地暗,斗转星移。风骤紧,飘渺风头云乱。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梦里真真语真幻。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糊涂醉,情长计短。解不了,名疆系嗔贪。却试问:几时把痴心断?

▲金庸题写的书法扇面

之前都知道金庸的毛笔字舒展圆劲,功夫了得,那次得见真切,名不虚传。

“我家是严母慈父,阿爸是王重阳”

查传讷提到一个细节,她说,“父亲是一位慈父,在我眼中他是傻爸爸!”他是否是孩子眼中的周伯通?“不!我阿爸是王重阳!”小时候,金庸以一种实践性和摸索的方法教育孩子,会让查传讷管理鱼池,给她一个小鱼捞,发发白日梦捞捞鱼。小学时他们住在北角半山,中学时住山顶道一号,那时作家倪匡去探望,看到数万尺的花园就跟金庸笑说,你家要打电话才找到人,搬离大宅后,她和父亲都住在半山,就在附近,互相照应。“父亲让我们有自己的世界,任我在花园搞东搞西,让我在草坪上发现小昆虫,但我妈妈却不来这套,她又严又恶,啊!不是恶,是很严,我家是严母慈父。今天才明白,成就今天的查传讷,二人对我的教育,缺一不可。”

金庸和朱玫很早就发现查传讷想象力丰富,画画天分高,只是没想过半个世纪过去,她用画作承传父亲的武侠文学。查传讷提到,12岁时就拜水墨名家丁衍庸为师学习国画,后又追随同门师兄关绍彬学习工笔和大写意。自2007年起,查传讷开始涉足塑彩和油画,20105月,查传讷成立个人工作室,开始独立创作。成都商报记者还在她的画室见到她2007年的油画处女作。画上一位外国女佣,沉静、舒展。

“我幻想我是练霓裳”

成都商报记者在查传讷画室的桌几上,看到两张她3岁多拍的照片,乖巧、安静,样子和神态像极了金庸。她用铅笔头上的橡皮部分蘸上白色颜料来画画,用梁羽生小说《白发魔女传》的魔女形象描绘自己众多天马行空的感受。她甚至有宏愿,要让自己的余生,都竭尽全力将自己父亲小说中的人物搬到油画布上!问她何来的灵感,她说:“搞顺彩网团队创作的人,多少都享受自主,不爱他人在旁边指指点点,你该如何表达,该表达什么,该用什么材料表达,等等,都是不需要的噪音和杂音。电影的普及,很容易让画家迷失方向,独立去幻想另一个白发魔女,不容易。许多行内行外的朋友曾经说过,我笔下的人物都有固定特色,不是泪如泉涌就是热泪盈眶,很悲恸,要么就是无奈或者无助。或许是下意识的,画家自画像或肖像画多是描绘画家当时心境的,所以不可能和照片一样。”

▲查传讷幼时照片

查传讷说自己创作任何一件作品,必先经历一个阶段。“我幻想我是练霓裳(梁羽生武侠小说《白发魔女传》中女主人公),性情中人,遇到优柔寡断的大庸才。练霓裳感情丰富,嘴巴白里透红,鼻子高高,大概是因为性格较爱逞强的人吧。我看来,是薄情郎令她一夜白发,如果描写卓一航(梁羽生武侠小说《白发魔女传》中的男主人公),他嘴角会是扁扁薄薄,然后微微颤动。练霓裳卓一航,一暑一寒、一草一楷、一狼女一掌门。道不同,不与为谋。”

只有一个金庸大侠

记者特别注意她提到小时候与金庸的相处细节,比如她小时候常粘着埋头写稿的父亲,绕在父亲身边玩,还看着父亲练习拳术。“我父亲是懂武术的。”她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个圈,再打个箭头,就是坐标北,金庸的北丐东邪南帝西毒,就在圆圈上浮着,她把王重阳画在中间。在金庸笔下,王重阳是中国道教全真派的创始人,是中神通,纵横贯穿东南西北,是天下五绝之首,提倡儒释道合一,功夫超高绝顶,智慧出尘,他腰佩长剑,风姿飒飒,飘逸豪情,虽然在金庸的武侠系列中出现不多,但在“华山论剑”一出场,就凭道家的“先天功”令人心服口服,夺得天下第一和《九阴真经》。但金庸安排这个角色,不为称霸武林,而为化解江湖的腥风血雨,“这一切都是父亲想出来的。”

▲金庸图据东方IC

“我年纪尚小的时候,父亲每天都埋头写小说和办报,他把宝贵的时间都花在为你们创造一个群英侠义的世界上了。父亲是我的学习榜样,天分以外还需努力。学识不等同智慧,后者需要生活磨练。他经历过战乱、分离之苦,这一切,我概括之:‘只有一个金庸大侠,没有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独立个体,经历也不一样。’”

原计划今年举办金庸主题绘画展

“觉不觉得在我爸爸的武侠中,女人都好惨?我会用第二种方法画女人,不画出样子来,有武侠feel,观者自己想象。”——从安静的半山家庭画室,到跑马地开设自己的工作室,如今查传讷希望与人分享,希望延续父亲的武侠文化。如果你能见到查传讷的笔记本,会看到裘千尺的草图,会看到丐帮弟子的纸本墨草图;她说不会在面簿粘贴太多武侠系列的画,免得画展时没新鲜感。

查传讷最近几年研究金庸武侠小说人物,创作的《丐帮帮主乔峰》肖像画作品。图片来源查传讷微信朋友圈

她受访时曾说以金庸小说作画的人物和意境,多是水墨,自己会在2018年开办第一个以金庸小说为主题的画展,而且地点不在香港,会在其他地点“初试啼声”。而现如今,父亲仙逝,不知道她的计划会否如愿实现。

查传讷说她的金庸武侠画构思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符号,九阴真经的符号,是大自然的符号,理论是阴阳五行,父亲的小说也是以这个想出来;第二部分,是绘画我爸爸的武侠人物和景物,这正是我与金庸武侠的关系,是我的十年大计。”

有一个细节必须要提,“你知道为何我爸爸不喜欢别人为他写传记?”她解答说,“他的小说就是他的平生,所以他写完一本又一本,每本都是他的人生经历。”

注: 本站发表文章未标明来源“北京赛车PK10计划赛车PK10计划,北京赛车PK10计划赛车PK10开奖数据,顺彩网团队”文章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1047780947@qq.com

陇ICP备17005074号陇网文(2016)6819-012号

2018 www.shj888.cn All Rights Reserved.